噩夢日記-神明廳的詭異力量

目錄

去年的某一天上班日我醒來,覺得還很累很想睡,決定躺回床上再瞇10分鐘,10分鐘再起床準備出門,這10分鐘內做了一個惡夢,夢裡卻像過了2小時,情節詭異可怕,以第一人稱視角經歷了一段驚悚懸疑故事,而且到現在夢中細節還記得一清二楚,因此決定記錄下來。

夢裡,我與母親回到鄉下老家,阿公與二伯一家住的地方,人物角色在現實與夢裡一致,阿公已去世多年,回到老家裡面,通常第一件事就是到神明廳拜拜,拜神明、祖先,還有我一直想念的阿公,老家的神明廳就安置在客廳中,所以一進門映入眼簾的就是神明廳,與現實不同的是,夢中我一進門,客廳除了神明廳之外其他都是一片空白,全白的天花板、牆面,客廳沒有任何的東西,除了釘在牆上的木製神明廳以及那上面的祖先牌位、香爐、祭拜用品等。

我走向前去,感受到不對勁,附在那神明廳上的,不是我從小到大熟悉的氣息,那種使人安心、親切的氛圍,而是一股陌生、怪異、參雜敵意的感覺,現實的我是個普通人,但夢中的我似乎有些許的靈力,於是我盯著神明廳上的神明畫像及祖先牌位,想用念力逼走附著於上的怪東西,此時神明廳開始震動,上頭擺放的東西傾倒、掉落,接著一片空白的客廳開始刮起怪風,捲成漩渦狀,並將神明廳上的東西都捲了進去,像小型颱風在客廳中作亂。

我看著混亂的場景,除了害怕之外,更湧上一股憤怒,想持續用念力將不該出現在家中的東西逼走,怪風越來越大、越來越強勁,在客廳的牆面與天花板也即將被摧毀時,母親突然開了門,怪風瞬間靜止,所有的東西都掉到地上,那股不屬於家中神明廳的力量,以一道陰影的方式現身,迅速竄進神明廳的畫像內躲藏,我與母親對視,母親看著我和滿地狼藉,彷彿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,沒說什麼話,只告訴我「阿姨他們來了」。

在現實生活中,我小時候是與父母及姊姊住在鄉下老家的,小阿姨一家偶爾會來拜訪住個幾天連絡感情,我們已經搬離老家許久,不知為何夢裡小阿姨會出現在老家,除了小阿姨一家之外,還有大阿姨一起來了,但大阿姨的家人沒有出現,只有大阿姨一個人搭小阿姨家的車子一起來,母親讓我到門口迎接他們,我腦中還在想著剛才神明廳發生的事情該怎麼處理,大阿姨、小阿姨、小姨丈、表哥、表弟依序下了車走向我打招呼,那時我才發現,大阿姨和我老家神明廳一樣,被詭異力量纏上了。

直覺告訴我,大阿姨身上的東西,和神明廳裡面的是一夥的,他們就像有組織的非法集團,打算侵入我父母雙方的家族,動機不明,解法未知,於是我緊盯著大阿姨,一邊思考該怎麼處理,母親也發現了大阿姨的異狀,暗示我先不動聲色,在場所有人除了我與母親,其他人似乎都沒發現問題,站在老家的門口聊著來時車況,一如現實生活的平常,表哥與表弟將行李搬進屋內,也沒發現客廳的異常,視而不見客廳的滿地狼藉。

接著場景轉換到一處喪禮上,我、母親、姊姊、小阿姨一家人及大阿姨都在喪禮現場,我們是死者親屬,身上也穿著喪服,披麻戴孝一樣都沒少,夢裡沒有提到喪禮是為誰舉辦的,醒來後我也想不起來,好似喪禮只是一個場景,靈堂搭建在老家客廳和前院,這時全家都已經知道大阿姨被一個女鬼附身,家族聚集在一起討論這件事該怎麼處理,在大家討論時,我也偷偷地使用微弱的靈力想對付女鬼。

這時,大阿姨突然有所行動,只見大阿姨站起身,背對著我們似乎想離開現場,我們正要阻止他時,聽見不遠的地方傳來巨大的撞擊聲響,”碰”的一聲,夢裡的那聲響直到我現在想起仍覺得心驚,夢中我們趕往聲響傳出的房子後方,遠遠就看見表弟倒在地上一動不動,因墜落力道太大地面甚至有點凹陷,表弟身體也已變形,隨後趕來的小姨丈看見此景,跪趴倒地上大聲喊叫,不是說著什麼話或喊著誰的名字,只是大叫,小姨丈雙眼布滿血絲,脖子和額頭冒出青筋,看著表弟的屍體,撕心裂肺地大叫,小阿姨癱軟在地,幾近暈厥。 現場其他人都被這一幕嚇到了,有些人攙扶小阿姨,扶起小姨丈,有些人打電話報警,母親滿臉愁容陪在小阿姨旁邊,我則是愣在原地,表弟跳樓是附在大阿姨身上的女鬼操弄的,而且接下來他會對表哥下手,這件事不盡快處理,全家都會遭殃,於是我冷靜下來,想著應該與母親討論接下來的事情,然後鬧鐘響起,我從惡夢中驚醒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