噩夢日記-連續自殺事件

目錄

像是連續劇有前情提要一般,夢的初始,我們得知表哥開槍自殺,沒有畫面但屬於已知的劇情設定,表哥不知從何處取得的一把手槍,朝著自己心臟開了一槍,當場死亡,現實中與夢裡唯一相同的是,我與表哥一家多年不見,也未聯繫,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都還好好生活著,至於為什麼會有這個夢,我也百思不得其解。

夢中,我與母親、姊姊出席表哥的葬禮,葬禮上氣氛哀戚,沒有人說一句話,每個人都在想年紀尚輕的表哥為什麼要這麼做,也毫無頭緒,表哥尚未入殮,躺在靈堂以白布覆蓋,有些人想最後再看一看表哥,卻不願掀開那片白布,不願見到原本應生龍活虎與大家談天說地的年輕人,失去血色面無表情地躺著,即便是多年未見的親戚,一時也難以釋懷。

就在大家各自靜默哀傷之時,早已失去呼吸心跳,身體也已經僵硬的表哥突然坐起身,像復活過來一樣,扯掉身上白布,拉開自己的衣服檢查心臟的位置,發現那裡沒有傷口,身體完好如初,然後表哥抬起頭,好奇的環視葬禮上的人,每個人都被嚇了一跳,大家都愣在原地,不知所措,表哥見狀,跳下來與每個人打招呼,像平常見面一樣,甚至到我們面前拉開衣服秀出胸膛的位置說「你看,我的傷口好了耶!」

第一個回神的是母親,原來表哥並不是復活,只是後悔做了自殺的選擇,不願面對自己已死的事實,軀殼仍舊沒有呼吸心跳,僅是死亡的表哥以執念驅動,胸膛的傷口也已經由遺體化妝師處理過,才會看起來像完好如初,母親並沒有直接告訴表哥他已經死亡,但夢裡我也聽不清母親與表哥說了些什麼,只見母親引導著表哥回到他原本躺著的地方,蓋回白布,瞬間表哥又變回沒有血色的樣子。

表哥的後事辦在自己家裡,連續幾天晚上我們就在表哥家的客房休息,我躺在床上百無聊賴的翻著表哥家裡的書,突然床邊出現一個陌生人,是來自陰間的使者,長相不可怕,就像一般人一樣,他對我說,要取走一些表哥生前使用的東西去給他,這樣表哥在陰間的生活才會比較舒適,然後拿走我手上正在看的書,身上蓋著的被子,就離開了,我還在原地不知如何反應時,表姊(表哥的親姐姐)出現了。

表姊說,要帶我去看看表哥過得好不好,場景轉換到陰間,夢裡的陰間與人間相同,有高樓大廈也有公寓平房,街上有商店行人,熱鬧的地方一樣車水馬龍,大家各自過著自己的生活,表姊告訴我,表哥的比賽快要開始了,原來表哥到了陰間之後成為一個運動員,於是我們到了表哥比賽的場地,一個滿大的運動場館,類似小巨蛋規模,場邊坐滿了熱情加油的觀眾,等著運動員出場。

但表哥究竟是哪個項目的運動員,表姊沒有說,夢裡的我只知道是球類運動,比賽尚未開始,我觀察著整個場館空間與場邊的觀眾,同時想著比賽結束後該如何回去,當時是晚上,比賽場地是露天的,明明是光害嚴重的都市地區,但抬頭就可以看到滿天星空,非常漂亮,表姊坐在我左手邊,我的右邊及前後也都坐滿了人,我發現每個人的手腕上都綁著紅線,包括我自己也有。

研究了一番大家的紅線後,我發現那是辨別活人與死人的方式,活人只有右手兩條,已經死去在陰間生活的人,則是右手兩條及左手三條,發現這個規律後,本來想問表姊確認,卻發現表姊左手也有三條紅線,我驚訝的看著表姊,表姊轉過頭來用稀鬆平常的語氣說「你不知道嗎?」這時我赫然想起,表姊早在許多年前自殺身亡,此時鬧鐘響起,我從惡夢中驚醒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