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維菁《曼珠沙華》

目錄

讀完李維菁《老派約會之必要》,作者對都會愛情的洞察犀利,詞藻華美卻刀刀見骨,情愛總是人間苦,求不得、愛別離、五蘊熾盛皆是苦,可人心甘情願受著,不求超脫、不要輪迴,寧可獨自舔舐傷口,靠著回憶,日復一日的愛著,又有何不可?

以下轉錄書中我最愛的詩作《曼珠沙華》。


歡迎你來,我陪你走這一段黃泉路,過這一座奈何橋。等一下就到了橋邊的孟婆亭,你要喝下一碗孟婆湯,然後關於前世的纏綿,放不下的最愛,就會從此消失,好像一切不曾發生過。投胎之後你不會記得前世的曾經,繾綣纏綿,血海深仇,全部消磁歸零,人生重新格式化。

孟婆是個奇特的女人,她永遠不想過去,也不計劃未來,就是你們活著的時候喜歡說的活在當下吧。她在奈何橋邊等你,等著為你端上她準備的那碗孟婆湯。你排著隊,看著眼前一個一個魂魄喝完自己的那碗湯,邁向另一場新生或下一世動盪或下一次折磨而渾然不覺。

你注意到這整隊排著等著丟棄自己過去的人的特徵嗎?

他們的眼珠都是混濁的。這些人,包括你在內,都被人世一生的迷離與苦痛,愛與遺棄的煎煮,折磨到失去了清亮澄澈。

等一下,你就站在孟婆面前,怯生生地報上自己的姓名,看著前頭的人怎麼做就好。我也知道你心中百轉千迴,充滿著欲淚問天的不捨。難道就要讓過往的愛恨記憶全部消失嗎?那樣咬著啃著握著揉著蹭著深埋的萬般不捨的你的眷戀,這般弄痛弄殘你的,都是靈魂的哀歌,音頻的共振,你怎麼捨得又怎麼甘願剎那間遺忘?

我知道你在想什麼。當我們選擇遺忘,讓一切歸零,當作從來不曾發生過,我們等於否定了從痛苦中獲得救贖的可能。

親愛的,我知道。

孟婆回頭在藥櫃般壯觀的陶瓷中,挑出一個上頭貼著你名字的碗,輕輕呼喚,重新確認,要你喝下,祝你遺忘。

在你喝下之前,我要告訴你孟婆湯的配方。

你以為每個人喝的都是同樣的汁液嗎?你以為那是她煮了鍋成藥一樣的湯,每碗都一樣嗎?錯了。要不然你看那碗上為什麼貼了每人的名字?因為每個人的配方都不同。

你的那碗湯,就是你一生流下的所有眼淚,收集起來,經過熬煮精鍊,成為這一碗。

喝下去吧,你看每個人,喝下自己的眼淚後,混濁的黃灰眼珠快速變化,一邊遺忘,一邊恢復晶亮清明,失能的碎落的靈魂片片一時之間就像被強力膠黏結,雷射重整,裂痕撫平,長成為嬰兒般的健壯柔軟。

滄海桑田,不過彈指。

你猶豫了,我看到了。就算一雙雙半閉的眼睛再次張開就成明鏡,你還是癡傻到不想放手?

你確定嗎?

那麼,我偷偷告訴你,其實不一定要喝那碗湯。

奈何橋下是忘川,不喝那碗湯,另一個選擇就是跳下去。

跳下去,你就不用遺忘你癡愛眷戀的人。但你必須跟孤魂野鬼,眼珠掉出來的舌頭吐出來的惡靈,一同沉淪在髒膩的忘川河水裡,一千年不得超生。你必須懷著痛著苦著的癡戀,眼睜睜看橋上你愛的人,在千年裡一次又一次經過,一次又一次遺忘,過他一世又一世的人生,重新去愛一場又一場。你怎樣呼喊他也聽不見,你記得他他早已忘了你。

你受得了千年的等待與遺棄之苦嗎?

你還有一點時間。讓我領你看看橋的兩側,滿山漫開的血紅花朵。

這地獄花朵叫曼珠沙華,盛極如夢似血。花開的時候葉子枯萎,花謝的時候葉子繁茂。花與葉共為一體,但永世不得相見,兩人的思念永遠不同步。

親愛的。

親愛的。

你沒認出我,

你還沒有認出我。

你終究沒有認出我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Scroll to Top